一切都是数字
谁人喃喃自语没话再写


-
Time:1970-01-01


我又梦到了某个姓黄的人.............

但是zhe次不用我跑去香港了,他被大陆请来开演唱会,唱伐唱伐这个人掏出一堆写着不同数字的卡片,由每次抽到的四张卡片的zu合来决定下面的曲目。。。好复杂哦,于是我们就盯着他的卡片,看到四个数字,正在揣测他会唱什么,他居然开始唱 ---- 一二三上海滩,我就在梦里面非常失望,虽然我是很喜欢这支歌啦,但是每次live他都要跳出来唱一下太没新意了


唱完后进入半场休息,主办方就把老头子一伙带出去参观旅游景点,很有补偿的意味。。。。。pmps在前面紧紧包围着他,我和另一个小姑娘装作过路人若无其事走在后面,在类似故宫的暗红色木头房子里穿梭。然后,大概因为pmps自己玩的太开心了把他丢在一边,他就fa现了一直默默地跟在后面的我们,接下来的场景变成这个烂好人开始跟我单独聊天。先用粤语和英文聊天,完全记不起说了什么。后来,他说:“我很喜欢piano”,我说:“个么你要学么”,他好像被我说到伤心处,很委屈的把手伸出来,说:“我的手这么难看怎么弹..........” 镜头配合地给了手指一个特写,手指蛮长的,但是指尖和指甲好像被人用锉刀修理过,呈现出扁圆、三角、矩形等若干种非一般形态。我同情之余,安慰他说:“其实也可以敲的..........”

等大家集合完毕,回去唱下半场,他问我要不要搭车。我一看,明明只是四门的敞篷跑车,却塞满了pmps的人,除了他,所有pmps都用警惕排挤的眼神盯着我,其中Emen的眼睛非常大哦,大概pmps也意识到再多一个人这车就要解体了吧。。。我只好作出善解人意的样子说:“谢谢,不用客气的啦”。

于是,就在梦里错失了和老头一起坐敞篷车的机会。




  Posted at  1970-01-01 07:00  Edit | Trackback(-)

Comments
Updated